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就爱音乐

2

主题

3

帖子

23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23
发表于 2022-5-4 17:33:44 | 查看: 1185| 回复: 0

在南京老门东长乐渡旁的膺福街上,各种富有文化气息的小店扎堆。受疫情影响,街上人流量不如往日。赵祎依开办的民宿酒店自从今年3月这波疫情以来,一直没有接单。人员流动少了,与其勉强经营,他选择闭店改造,一大半客房将变身一间间特色小店。开在楼顶露台的民谣酒吧,意外成为网红打卡地,成了他收入的主要来源。
aae4cfbd28b7b2b3a43743fc23cb7faa_480x-_80.jpg
△民宿楼顶的露天酒吧

民谣酒吧“出圈”,搏出一线生机

在抖音里,“漾应的火塘”酒吧挺火。

当夜幕低垂,华灯初上,一群年轻人相聚在屋顶,听民谣歌手弹着吉他,用沙哑的嗓音唱出“越过山丘,虽然已白了头。喋喋不休,时不我予的哀愁……”

年轻的听众表情专注,轻晃着手中的酒杯。情侣依偎在一起,沉浸在音乐中,轻轻哼唱。还有人打开手机闪光灯,围着篝火打起了节拍。

这个设在屋顶露台的酒吧,设施很简单,只有火塘、坐椅和音响。

氛围感是酒吧“出圈”的关键。客人点上一杯饮品,听着民谣,同时还能欣赏大报恩寺和老门东的夜景,天气好时月亮与篝火相映,让简陋的场地都蒙上一层诗意。

酒吧成为新晋网红打卡地,让它的主人赵祎依颇为惊喜。赵祎依最初是经营民宿酒店,2018年9月份民宿酒店在膺福街开业,取名漾应,含义是“young inn”(年轻人的旅馆)。

自从2020年初疫情发生以来,民宿受到的冲击和影响是持久巨大的,酒店损失了大量的客源。后来,他便在酒店楼顶开了小酒吧,这也成为他的主要财源。

“这没有什么成本,不占用地方,是最好的自救方式。”除了因疫情防控要求在某段时间不能营业,酒吧在天气晴好时都会营业,同时按照相关防控要求进行限流。“酒店主要是针对外地来宁的游客,但是酒吧主要是服务本地人,是有希望的。”如今,赵祎依已经开了三家酒吧,给整个企业提供了九成的支撑。

在网上,关于“漾应的火塘”分享很多。其中有一条是:“引路靠贵人,走路靠自己,成长靠经历。愿你骨子里有倔强,信念里有坚强,灵魂上有高度。你本一无所有,何不放手一搏?”

改造民宿酒店,把员工变成合伙人

不得不说,这两年赵祎依撑下来不容易。网上有人调侃,文艺青年创业最容易踩坑的几个项目:书店、民宿、花店、咖啡店……赵祎依就占了其中两项。民宿至今没有恢复营业,跟酒店开在一起的书店也没盈利。如今,31岁的他跟众多创业者一样,过得很煎熬。

△ 书店外景

2021年11月,赵祎依在网上发了一封致朋友的公开信:“我是一个1991年出生的湖南农村青年,怀揣着创业梦想创立了漾应青春里酒店,旨在为年轻人的住宿和旅行服务……因为第一次创业,从租房装修到运营,踩坑无数却无法避免,将我打得遍体鳞伤也一直在咬牙坚持。直到2019年底,青春里收获了全网1500余条好评……但2020年疫情,让一切美好戛然而止。”

赵祎依一直有个“文青梦”,他希望能在景区旁开个平价的民宿酒店,给爱旅行的年轻人提供住宿。最初,他意气风发,一口气在南京开了4家民宿酒店。最高峰的时候,他一年的营业额超过一千万。但是疫情之下,创业项目接受着现实的考验。赵祎伊说,这两年至少减损三分之一的营收,而硬成本——房租、人员等日常开支并不见明显减少。在2021年底,他名下的一家酒店由于欠费还遭遇停水停电。

4月28日,现代快报记者去膺福街探访时,赵祎依忙个不停。他的酒店这段时间没有对外营业,“客人少,手续又复杂,不如搞一下改造,也许客人回来时会获得不一样的审美感受。”

△负一层原本是胶囊客房,正改造成一个小舞台,将来表演脱口秀

负一层原来的胶囊客房被拆除了,赵祎伊把它改成一个小舞台,专门表演脱口秀。一楼背面面朝秦淮河的大堂改成了咖啡厅,合伙人就是前台的员工。赵祎伊提供改造资金,包括图纸和施工,店员既可以在酒店上班,也可以经营自己的一片小小天地。

△民宿一楼部分,原来的客房正改为一间间小店铺

民宿客房主要位于一二三层楼,共有34间,其中的20间被拿出来改造,“这个是饮品店,基本改造好了。这是一个挂件首饰店,女孩子经营正合适。还有做老物件,做花店的,做画展的,做手工的……”赵祎伊告诉记者,这些微店铺所需要的手续,他都会帮助办理。

△一楼由房间改造成的饮品吧,即将营业

赵祎依介绍,微店铺的主人一半是他手下的员工,还有不少刚毕业的大学生也加入其中。目前店铺只剩一家店主还没落定。“你想开店,我告诉你怎么做;不知道具体干啥,我告诉你可以干啥。” 赵祎依把自己的酒店称为“孵化器”,而他自己是领头羊,这样店员们可以在拿一份工资的同时,再有一份通过努力就可以掌控的小店的收入分成。同时,他的压力也减轻了。

梦想是继续前行的动力

赵祎伊所发公开信针对的是来自社会各界的顾客朋友,而他的顾客们也给他写了很多信——这就是他那几间小书屋里一本本留言簿上的留言。

从意气风发,到挣扎彷徨,再到沉下心坚持,赵祎伊这几年心态有了变化。他依旧时常提起“梦想”,但做事的方式上更注重合作。

小胡来自河南,目前和赵祎依合伙做酒吧生意。小胡说,三年前他来南京玩,偶然间认识了赵祎依,后来就在酒店打工,再后来成了合伙人。“我觉得他人挺真诚的,可以信任。另外我们想法上也比较契合,就一直处下来了。”

疫情之下,酒吧努力生存,支撑整个企业。赵祎依说,酒吧是几个年轻员工的梦想,也是给他的歌手朋友一个梦想舞台;酒店是他的主业,虽然目前主业遇到了很大困难,可是为了20多名员工,为了一同创业的合伙人,为了妻子和两个孩子,他必须坚持。

△ 赵祎伊和他的 " 一间很小的书店 "

和酒店开在一起的,总有一家24小时无人书店。其中膺福街上这一家,据说是南京最早的无人书店。赵祎伊开酒店一个重要目的,就是支撑书店。

“一间很小的书店。”——这是店名,赵祎依自己起的。他得意地说,句号是神来之笔,让读者可以念出声,然后恍然大悟:“哦,这家店就叫这个!”

△ 悬挂着的明信片和懒洋洋的猫咪

书店内外点缀着一些花草。推开玻璃门,里面除了一架架的书,还有四只懒洋洋的猫。赵祎依说,他和妻子都喜欢猫,除了书店,酒店里还有十几只猫,他觉得猫和书籍都是很治愈的,书店是他提供给人们的一个治愈空间。

赵祎依坦言,自己目前的压力依然很大,市场状况不断变化,客人的选择又多,而且目前确实出现人力减少、投入减少、服务的速度和效率降低等情况,员工也有一部分流失,经营最困难的时候还有工资缓发的情况。但是即便如此,他依然选择坚持。“这些新项目,是很多朋友共同努力的梦想,被大家寄予厚望。”赵祎依说,大家的梦想是他前行的动力。

来源:现代快报+

实习生 罗锦雯 记者 孙玉春 / 文 吉星 / 摄

https://t.ynet.cn/baijia/32713083.html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Archiver|手机版| 就爱音乐

music on

The River

GMT+8, 2022-12-8 14:05 , Processed in 0.037434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Made By 52minyao.Com

© 2017-2028

返回顶部